志愿军五十军与英军精锐“冤家路窄”之后

志愿军五十军与英军精锐“冤家路窄”之后

1951年1月,在抗美援朝战争的第三次战争中,中国人民自愿军第五十军连战连捷,并敏捷穿插浸透,断敌退路,将英军第二十九旅精锐部队围住、消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次战争中,五十军一四九师一举消灭英军“皇家重坦克营”,取得了一场以步卒轻兵器消灭敌坦克部队的光辉成功。

英勇追击,截敌退路

1950年10月,人民解放军第五十军参与中国人民自愿军序列,开赴朝鲜,参与抗美援朝战争。12月31日,中国人民自愿军和朝鲜人民军,为打破美国政府“先停火,后商洽”,争夺喘息时刻东山再起的诡计,打破“三八线”,向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建议强烈进攻,打响了第三次战争。

自愿军第五十军于1951年1月1日清晨2时强渡临津江,打破敌军防护,歼敌一部后乘胜追击,敏捷向敌纵深方向开展,所属一四九师依照上级安置,于1月2日进占汶山东南的法院里。3日,该师先头部队占有高阳以北的惠阴岭和碧蹄里,并于清晨1时打退了碧蹄里之敌的阻拦,准时完结上级交给的追歼使命。此刻,自愿军得到情报说:高阳有敌人的轿车和坦克。考虑到高阳是敌人南逃首要路途的必经之地,一四九师先头部队当即定下乘天亮占领高阳,堵住敌人的窜逃之路。

当自愿军部队推进到高阳北侧穿插路口时,遭受美军第二十五师三十五团第二营的阻拦。敌人用坦克炮封闭路途,以强烈的火力张狂射击,自愿军敏捷打开,予以坚决回击。20多分钟后敌军不支,预备开动轿车、坦克逃跑,发动机的响声、车辆灯火的游动当即被自愿军指战员发现,当即建议冲击,毙敌一部,击毁轿车1辆,活捉敌人28名,占领高阳,推进到高阳南1千米的阴达里。

高阳南面有158高地可操控西边的首要干道,东南侧有159.3高地和无名高地,可操控东边的三级公路。高阳敌军已被自愿军击退南逃,而高阳东南侧的159.3高地、日迎里和亭子洞等地域仍有敌军占有。

考虑到敌军得知自愿军占领高阳后会加速窜逃,自愿军一四九师先头部队一面安置力气在首要干道阻击,一面派出两个连的军力向三级公路旁敌人驻扎的159.3高地建议夜袭。

1月3日清晨4时,自愿军不管疲惫打开进犯,敌人被打得措手不及,经30分钟激战,自愿军占领195.3高地,毙敌数十人,俘敌37人,缉获兵器、弹药和电话机等。随后,自愿军当即构筑工事,封闭路途,预备阻敌南逃,一同做好避免敌人反扑的预备。

3日黎明,敌军在炮火、坦克的保护下向高地反扑,天亮后更是集结飞机前来扫射轰炸,战争进行得反常剧烈。自愿军指战员坚强应战,打退了敌军的屡次反扑。

3日13时,敌军主力抵达自愿军阵地前沿,当即被自愿军强烈的火力所封闭,无法顺畅南逃,特别是保护主力南逃的英国第二十九旅皇家奥斯特来复枪五十七团榜首营和其配属的坦克部队,一直滞留在自愿军阵地前动弹不得。

不久,自愿军一四九师主力赶到,各部当即在路途两边安置军力,会集火力封闭路途。

山沟成为“死谷”

20时左右,自愿军在“佛弥地山沟”与逃敌打开激战。自愿军一四九师没有打坦克的兵器,只要靠集束手榴弹、炸药包、爆炸筒与英军坦克激战。兵士们先用机枪、冲锋枪、步枪的火力,把伏在坦克上的步卒赶下来,然后,爆炸组以炸药包、爆炸筒、手榴弹炸坦克,先摧毁其先头坦克两辆,堵住了公路,随后再将敌人切割围住,趁其紊乱之际,以单兵、小组凭借黑夜的保护摸向英军坦克进行进犯。山沟中,敌人坦克一辆接一辆地被摧毁。

英军发现路途狭隘,坦克不能越路横行,所以把装有火焰喷射器的坦克车调上来。这种兵器能喷出一条几十米长的火带。机枪班副班长李光禄看到敌人的“喷火坦克”给战友们形成杀伤,抄起爆炸筒奋不管身地冲上去。为了加速爆炸筒、炸药包的爆炸速度,李光禄不管个人安危,将爆炸筒的导前方截短,运用炸药包时则绑上两枚手榴弹引爆。就这样,他接连摧毁敌军“喷火坦克”3辆。在战争中,兵士顾洪臣用爆炸筒摧毁敌坦克两辆,又爬上第三辆坦克,掀开炮塔仓盖,高举手榴弹,迫敌屈服……

《人民日报》在1951年2月26日宣布的由李庄、超祺采写的战地通讯《“皇家重坦克营”的毁灭》中写道:“三日晚上,这三个连对坦克营建议了猛攻。……这一夜,佛弥地邻近惊天动地。被击毁的坦克宣布熊熊大火,敌机投下的照明弹悬在空中,把战场照得明如白天。敌军坦克的放射器喷出血红的火焰,星光弹划着各色的长线。自愿军的炸药包和手榴弹迸出耀眼的火花,机枪的赤色前方围着坦克乱转。在炸药和爆炸筒阵阵响声中,在冲锋号、喊杀声和呼唤敌人屈服的英语口号声中,敌人纷繁屈服。”

到1月4日天亮前,自愿军成功完毕战争。在打扫战场时,自愿军指战员发现,英军的坦克、坦克车和轿车杂乱无章、杂乱无章地躺在沟里、稻田地上。公路上的坦克、坦克车和轿车有适当一部分是好的,车灯开着通亮,马达还在“轰轰隆隆”地叫唤。据统计,此次战争中,自愿军“摧毁和缉获坦克31辆、轿车21辆、坦克车3辆、榴弹炮2门,步、机枪和器件等一部,毙敌数百人,俘营以下官兵227人”,被围英军全军覆没。后来,“佛弥地山沟”被敌人称为“死谷”。

成功喜讯传遍祖国

战争完毕的当天后深夜,作战部队将200余名俘虏押送到师政治部敌工组,在当地找到一处朝鲜老百姓居家的宅院,将这些俘虏带进去会集看守。敌工组副组长莫若健和工作人员孙崇山突击审问战俘,在查阅带着的《英汉词典》后,才得知这支敌人被歼的坦克部队的称号为“皇家重坦克营”。战争经《人民日报》报导后,消灭“皇家重坦克营”的音讯敏捷在神州大地传达开来,人们在引证这一称号时,也标准地加上了引号。

据中国人民自愿军外俘管理处榜首团二中队教育中队长苏峥嵘曾回想,英军少校柯尼斯进了战俘营后,依然死要面子不服气。他说:“是你们运用了反坦克炮,打坏了咱们的坦克,我才被你们俘虏的。”苏峥嵘平静地告知柯尼斯:“参与那天晚上战争的我自愿军部队,根本就没有装备反坦克炮,咱们摧毁你们坦克的兵器是爆炸筒、炸药包和手榴弹!”柯尼斯仍是不服,几乎是跳起来说:“你是吹嘘!用手榴弹、爆炸筒、炸药包,能摧毁咱们的坦克吗?在咱们英国的军事教科书上,从来没有这样的说法!”虽几经狡赖,在铁的事实面前,英军被俘官兵最终不得不供认他们的先进兵器被自愿军用“最原始的爆炸手法”击毁了。

当全歼被围英军的喜讯传来时,自愿军五十军军长曾泽生兴致勃勃,骄傲地说:“我早就说过,我的部队仍是能打的!”五十军将战报连同随军拍照干事拍照的现场相片一同报送到“志司”后,彭德怀等首长看后大为振奋。1951年1月11日,彭德怀、邓华、洪学智、韩先楚联名致电各军并上报军委,表彰一四九师部队。

在随后的战争里,自愿军第五十军屡立奇功,特别是在第四次战争中,五十军在汉江两岸坚强抗敌50个昼夜,沉重地冲击和耗费了敌人的有生力气。曾泽生在自愿军总部见到彭德怀司令员时,彭德怀紧紧抓住他的手说:“五十军打得好,你指挥得好啊!”1951年4月,五十军受命回国休整,毛泽东在中南海接见曾泽生时对他说:“你们在朝鲜战场打得仍是蛮美丽嘛!”